(完结)爱尽几生白发愁 张可可林景霆小说

2020-05-29 06:02

爱尽几生白发愁

推荐指数:10分

经典美文《爱尽几生白发愁》由著名作者冥夫人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张可可林景霆,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我不会在爱你。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我们之间就两不相欠了。愿我们如有来生永不相见……可是可可,我忘不掉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爱尽几生白发愁》 第9章 去世 免费试读

莫天翊出现在张可可身边的时候已经深夜,望着那张熟睡的小脸,莫天翊轻轻的脱掉鞋袜上床坐在张可可的面前,伸出双手描绘着让他着迷的面容,从怀中掏出她的眼睛,使用阴气隔绝了外面的声音,去掉眼睛上面的浊气,给她安在了眼睛上,想着这双眼睛睁开后露出的点点柔情,莫天翊嘴角挂起笑容。伸手揽过张可可,就覆了上去……

月亮像月牙儿似的,也害羞的躲进了云层,一夜霓裳……

张可可是在莫天翊的怀中醒来的,刚一动了身体,就感觉肚子上压着的重物,她使劲的双手努力掰开了那双大手,就看见莫天翊侧躺在她的身边,他的一只手还放在她的身上,另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脑袋下枕着,双眼紧闭,还没有睁开。

张可可撑起自己的身子,靠坐在床头,脑子里就闪现出了昨晚的霓裳画面,脸颊一下就红透了。

昨晚就是这个男人,在自己身上……

伸出双手帮他抚着紧锁的眉头,他的脸长得真好看,就像是画像中的人儿一样,这样美的一双眼睛,此刻眉头却微微蹙起……

“娘子,你在偷看为夫?”戏谑声音从手下缓缓溢出,张可可才发现他已经醒了,急忙收回了手,“没有偷看,只是看着你眉头紧锁,想着帮你抚平。”

莫天翊从床上坐起,伸手揽过张可可的细腰,抱坐在了自己的双腿之上,“呀!你……你不要脸。”

低低的笑声从莫天翊的口腔之中发出,“娘子这是害羞了?不用害羞,你忘了你昨天还用它来着……”

大清早的,他……

看着张可可害羞的样子,莫天翊一扫心里的烦恼,“哈哈哈……哈哈哈……”爽朗的笑声充斥着整个屋子。

“你,你……你不许笑……”张可可身子往下一缩,就想用被子盖住自己红透的双颊。

莫天翊一把就把她又捞回了自己腿上,双手紧紧抱着,想要永远都不要放开。

两人胡闹了一会,到是唇枪舌剑好几回。

想到林景霆的事情,莫天翊额头青筋暴起,却也知道现在不能再耽误时间,多一日时间,林景霆的尸体就离红僵更近一步。

他来这一趟就是给张可可送眼睛的,现在她已经看得到了,他也要离开了。

张可可看出莫天翊的欲言又止,张嘴问道:“怎么了?你有心事?”自从莫天翊和她在一起,这男人都恨不得每时每刻和自己在一起,用他的话说,他们是夫妻,感情很好的夫妻。

“你有事就去忙吧,现在我眼睛好了,再说还有我姥姥和老六头在,我在这里没事的。”

就像姥姥说的那样,莫天翊是冥界冥王,事情会有很多,也会很忙,纵使他心里想永远呆在她身边,也是不可能的。

看着这样善解人意的张可可,莫天翊神情闪过一丝受伤,就是这样的语气,这样的善解人意,让他在被别人算计,失去清白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也是,这样善解人意的她,一定会原谅自己的,一直存在着侥幸的心里,以至于当张可可指着他的鼻子告诉他:“我一直告诉你,我很自私,也很懒,没有时间争风吃醋,你既然已经背叛了我们的誓言,我们之间就结束了!我可可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自尊心我还是有的,脏了的男人我不要……”说完之后就跳入了轮回井,选择忘记他……

张可可抬头看去,就见到莫天翊脸颊下滑落的两滴液体,身体一震,“你怎么了?可是我说错了什么话了?”

可可,可可,你没错,是我错了,是我背叛了我们的誓言,让你选择忘记我,来结束我们之间的这一切……

可是可可,我怎么会忘记你,我怎么可能忘记你呢?

莫天翊一把把张可可拉进了怀里,紧紧的抱着,仿佛一松手,就看到了她跳入轮回井的凄惨笑容,和那一句脏了的男人我不要……

可可,你可知我的心里有多难过,看着你离我而去,可我却没有理由留住你。

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把眼角的眼泪憋回眼眶里,莫天翊拉着张可可的双手握在自己掌心里:“可可,阴间有事需要我处理,我必须暂时离开一段时间……”剩下的话他没有说完,张可可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担心她,不放心她。

“好!”张可可只说了一个好字,伸出双手环抱住莫天翊的腰身。

莫天翊身子一颤,险些在一次把她扑倒在身下,他的眼睛里充满情欲,就这样直直的望着张可可的双眼,“可可,我想……”

“什么都不要想,我身子还疼着,你先去忙吧。”看着莫天翊消失的方向,张可可久久没有收回视线。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哭了?

另一边的冥王宫,水溪苑。

溪妃怜梦端坐在梳妆台前,身后跪着是鬼差夜七:“启禀溪妃娘娘,据属下得到的情报,冥君似乎已经找到了可可姑娘……”

“啪!”一直碧玉簪子从手心滑落,掉在地上摔成两节。

“你说的可是真的?胆敢骗我,定把你丢进十八层地狱。”怜梦面目狰狞,厚厚的妆容都掩藏不住眼底的狠毒。

“小人不敢撒谎,听黑白无常大人下达命令,说是要派鬼差保护柔曼姑娘……小人也是不小心听到的”以为溪妃是对这个消息不敢兴趣,吓得夜七跪地又磕了几个响头。

“你可知道那贱女人的地址?”

“知道,知道,说是在……”夜七躬身在怜梦的耳边耳语一番,怜梦执起右手又拿起了一只凤凰金步摇,簪在了头上,“好姐姐,以前的你,斗不过我,现在的你依然不会是我的对手。冥君对你有意思又如何,到头来你的孩儿还不是死在了腹中,你还不不是投入了轮回转世投胎。

这一切都是命,你就不该回来……你看看,没有你的世界多么美好啊!”站起了身子,怜梦抚了抚依旧平坦的小腹,围着屋内走了两圈,笑的格外张扬。对着夜七摆手道:“走,我们去会会可可姑娘……”

…………

张可可和姥姥正在院子里练习法术,忽然的一声雷鸣落下,原来还是晴空万里的天气此刻却是乌云密布。

从雾气中走出来一队人,抬着一座娇子,轿子四周各有两个大汉抬着,左右两侧各有两个丫鬟一步一旬的跟着,轿子的左侧处还立着一个穿着黑衣黑袍的男人。

轿子落地。

那两个丫鬟走到轿子前端伸手环住前侧的纱帐,就见从轿子里下来一位穿着紫衣的美貌女子,白绫遮面,头上插着凤凰金步摇,额间画着一朵凤尾花,对着张可可莞尔一笑:“姐姐,别来无恙啊!”

姐姐?

谁姐姐?

姥姥把张可可拉到一边:“你认识啊?”

张可可摇头:“不认识啊,没见过。”姥姥把张可可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确认张可可没有骗她,这才走到怜梦面前,笑容满面道:“不知姑娘是哪位?来到这里是找谁?”

“哪里来的疯婆子?敢对我们溪妃娘娘如此不敬,简直找死!”一身黑衣的夜七涂手一挥,就把姥姥一把摔了出去。

“姥姥,姥姥……你醒醒啊。”张可可扑倒姥姥身边,用双手颤抖的擦拭着她嘴角流出的血渍,“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此刻的张可可已经顾不上好好说话了,满眼都是姥姥的血液。

“姐姐真是好健忘啊!连妹妹都不认识了。不过没关系,我们本来关系也不好,记不记得都无所谓。”怜梦说着掐着莲花指,“但是姐姐,妹妹专程来请你去做客,你可别不是好歹啊。”

这样说着,眼神一冷,命令道:“夜七,动手!”

“是!溪妃娘娘!”夜七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张可可。

“溪妃?你是妃子?谁的妃子?”张可可的嘴角有些哆嗦,“莫天翊的?”

“可可姑娘,你说对了,我们溪妃娘娘马上就是冥后了,你瞧!娘娘的肚子里可是有冥子的。”夜七说着指向怜梦的肚子,就像是怕张可可看不到一样。

怜梦听到这话,下意识的挺了挺依旧平坦的小腹。

笑话,这可是冥王的第一个孩子,凭借着这个孩子她一定可以登上冥后的宝座。

至于张可可的孩子,早就胎死腹中了,甚至连他的父王都不知道他的存在,想到这里,怜梦朝着张可可又走进了几分。

“滚开,别碰我的可可。”姥姥模糊着睁开了双眼,就看到怜梦朝着张可可走去,而张可可只是呆呆的站着,像是没有灵魂的木偶。

真是多事!怜梦手掌聚齐一团黑气,朝着姥姥砸去。

“碰!”的一声,张可可好像才从失魂中反应过来,“姥姥,姥姥,你怎么了?别吓可可啊?姥姥,姥姥……”一声声哭泣,感天动地,却感动不了怜梦。

张可可抱着姥姥越发冰冷的身体,陷入了昏迷。

她明白,姥姥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