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秦自牧贾梦晓小说 秦自牧贾梦晓第5章

2020-05-29 09:01

重生纯真年代

推荐指数:10分

秦自牧贾梦晓是著名作者路时风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小说情节很吸引人,是一本罕见的好书,强烈推荐!时光如梭,岁月荏苒,人生反复三十七载的秦自牧,一朝梦醒重生2000年,且看他破浪前行,书写属于他的纯真年代。

《重生纯真年代》 第5章 给你写的情书 免费试读

记忆中的教室,应该是朗朗读书声。

可事实上,整个高三二班仿若菜市场一样。

没有整齐的诵读,有的只是无数个声音混杂后的吵闹。

这种吵闹并非三两个人斗嘴吵架的那种闹,而是不同的科目,不同的课文,以及不同的知识点相互交织才产生的。

距离高考只剩下两个月,不管是早自习还是晚自习,不管是学校还是老师都不再有硬性要求,全靠学生自觉。至于你在早读课上是背诵诗句,还是牢记政史地知识点都随你自行决定。

这种如菜市场般的早读课,前世的秦自牧并非其中一员,他觉得扯着嗓子,背这些毕业后再也用不到的东西像极了傻子。

事实证明,当三年傻子,真的要比当三年聪明人更有用处。

尽管深知这个道理,可秦自牧还是无法很快将心态转变过来。

索性也不再勉强,把顾东阳给他的信纸拿出来,准备着手开写。

情书这东西,秦自牧算是擅长,这三年少说写了也要有上百封,虽然全都石沉大海却依然无法泯灭他的***。那是一个让人悲伤的爱情故事。

关于秦自牧的暗恋对象,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同桌贾梦晓。

贾梦晓成绩拔尖,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姣好的身材,以及鹅蛋般可爱的脸庞,其中那一双大大的眼睛最是勾人。

不过硬要严格说起来,秦自牧追求她,给她写情书,并非出自喜欢。

而是尊重身体的自然反应。

说的再直白一些,就是贾梦晓发育的很好,***这四个字,已经不能完全来形容她。

生理期躁动的秦自牧,迫切的想要突破男女间纯洁的友谊,来一场打破世俗能拉手能接吻的轰动爱情。

只可惜在贾梦晓坚硬如铁的防御下损失惨重,未尝一胜。

“你好同学,见字如面,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已经不再属于我,因为我的心被你偷了去……”

秦自牧在这边伏案急书,不多时就听到身旁一声冷哼。

扭头看了一眼,同桌贾梦晓正拿着语文书,一脸气愤,每掀开一页,就差把书给撕烂,怎么看怎么像是在撒气。

“你跟一本书发生什么火?”

“无可救药!”

“我又怎么了?最近没惹你啊!”秦自牧一脸郁闷。

贾梦晓见状,突然将手里的书扣在桌子上,扭过半边身子,像极了一头高傲的长颈鹿,仰着脖子俯视着他。

“你在做什么,你心里不清楚?”

顺着她的视线看过来,正好是已经写了一半的情书。

被人抓了个正着,饶是秦自牧脸皮再厚,也想不出词语继续反驳。

既然反驳无用,那就索性承认。

“嗯,你猜对了,这就是给你写的情书。”

看着秦自牧说完贱笑的样子,贾梦晓越看越来气,可这年头女生骂人本就词汇稀缺,再涉及到情书这类范畴,知识点严重超纲。

憋了良久,直到贾梦晓整张脸涨的通红,也没能想出可以翻盘的话,于是只能丢下一句,不要脸!扭过头再也不敢看他。

哈哈哈!

秦自牧瞧着她可爱,笑的更是开怀。

可是他越笑,越让贾梦晓发窘,直到最后忍无可忍,狠狠的踩了秦自牧一脚。

虽然不是高跟鞋,可还是把秦自牧疼的五官变形,冷汗直流。

“姑奶奶,你轻点啊!”

“疼死你活该!”

“……”

中午放学顾东阳拉着秦自牧就走,来到没人的地方一伸手,悄悄摸摸的问道,“东西呢快给我。”

说完话,脑袋还不自主的左右看看,防备着让人发现。

瞧着他这做贼的架势,秦自牧被逗乐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再说写封情书表达爱慕也是人之常情,没必要搞得跟地下党接头一样。”

“哥你快点,杜雪漫每天放学都会去门口小卖部买雪糕,我的趁着这个时间堵住她才好把情书给她。”

顾东阳是真的着急,伸出来的一只手就跟发了羊癫疯似的,不停的抖动着进行催促。

秦自牧也没了打趣的念头,从兜里掏出两张粉色信纸递了过去。

“给你写了两份,一封是情意绵绵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的情书,一封是我呕心沥血写下的情诗,你自己看着选一个。”

接过情书的顾东阳头也没抬,翻开信纸就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夸到,“牛逼啊老秦!你这水平简直太……”

太了好大会儿,都没太出个下文来。

秦自牧知道,他是被自己高超的写作水平给震惊了。

也就是风靡海峡两岸的经典爱情片还珠格格要等到03年上映后才会刮起一股琼瑶风。

否则现在顾东阳一定会夸一句你这水平堪比琼瑶。

顾东阳看的认真,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的在一目十行的情况下,尽力看清楚每一句中能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情话。

两封情书看完,顾东阳很识货的选择了那首短小精炼的爱情诗。

“《致雪漫》,这诗碉堡了啊!老秦你等着我的好消息,成功了我请你撸串。”

说完顾东阳就像一头发了情的公牛,嗷嗷叫的冲了出去。

期间但凡碰撞到的人,无不人仰马翻。

看着因为一封情书,和一场即将到来的告白,能让顾东阳如此欣喜若狂。

秦自牧也跟着高兴,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更能清晰的感受到这个时代以及这个年纪所独有的魅力。

高兴是肯定的,可担心也有,不过唯一的那点担心则被他压在心里。

因为顾东阳口中碉堡了的诗,压根不是秦自牧原创,而是抄的!

嗯,抄自当代著名女诗人舒婷,于1977年发表的现代诗《致橡树》。

只不过,秦自牧为了更加贴合实情,改了诗名、改动了一小部分诗句而已。

风险是有的,不过微乎其微,因为这年头的高中生,娱乐项目、阅读书籍极度匮乏。再加上上舒县一中是整个平川市排的上号的重点高中,每个学生都恨不得吧课余时间掰成两掰来学习,自然就没人关注这些情啊爱的。

即便是有那个看课外书的时间,一个女生也断然不会看这种有悖规定的爱情诗。

另外这首《致橡树》要等到三年后被选入人教版语文课本才会泛滥。

想到这些,秦自牧的心情顿时轻松不少。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从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秦自牧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听音识人,没回头秦自牧就知道是同桌贾梦晓。

只是等他转过身后,贾梦晓早已迈着小碎步走出去老远,秦自牧只好快步跟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