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曾有一人爱我如命苏悠然_苏悠然、代远山_把故事说给风听

2020-05-29 12:02

苏悠然没想到所嫁非人,被渣男祸害,落得个公司易主,家破人亡的悲凉下场。重生一世,默默抱住了前世最厌恶的大腿,一改往日对他的嚣张跋扈,对他谦卑而又奉承,可惜,他却对她爱搭不理,厌弃非常。可当别的大佬来撩她时,他马上高冷的蹦跶出来,一脚踹开接近她的人,“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免费阅读

“然然,那间婚房可是我们的共同财产,而且我现在住在那里。如果被你收回去,我就没有地方住了,可能要露宿街头了……”

只有傻子才会相信乔新宇的鬼话,堂堂苏氏集团的总监,工资低到连房子都找不到吗?很不幸,前世的苏悠然就是那个傻子。

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说辞,前世的苏悠然瞬间心软。那间婚房最后成了乔新宇和王春曦苟合的地方,她这个正牌的房子拥有者,却没有在里面住多长时间。

“那间房子是我的婚前财产,房产证上写的也是我的名字。况且我们还没有领证,无法构成法律层面的夫妻关系,何来共同财产一说?我们已经分手了,我要回我的房子合情合理合法。”

乔新宇被苏悠然噎住了,他不知道苏悠然居然这么能说。

“那间房子不止你一个人住吧,还有我的好、闺、蜜、王春曦吧?我们好久没见面了呢,甚是想念。”

乔新宇久久没有说话,暗想:她怎么知道的?

“怎么可能?我一个人独守空房,等待然然你原谅我,回到我的身边。”

“不好意思,你的身边实在是太挤了。据我所知,不止王春曦一人吧?”苏悠然继续加了一剂猛料,戳穿了乔新宇的谎言。

她究竟还知道什么?知道多少?

乔新宇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脸上出现了一股狠劲。

“所以,请你们两人从我的房子里滚出去!明天我会和我的父亲一起去收房子,你或许可以当面和苏董事长辩解一下。”苏悠然说完这些话,干脆地挂断了电话。她长舒一口气,压抑在心里的郁闷和怨恨总算消散了一点。

“喂!喂喂!苏悠然你居然敢挂我的电话!”乔新宇一把把手机扔向了花盆,砸碎了花盆。巨大的声音从总监的办公室里传了出来,其他员工注意到了这里的响动。

有人敲了敲他的门,问道:“乔总监,出了什么问题吗?”

乔新宇压抑着怒火,语气还是像平时一般温柔,“没有关系,只是失手打碎了一个杯子。”

“需要我帮忙清理吗?”那人心生疑惑:摔碎杯子会发出这样大的动静吗?

“不用了,你去忙你的吧,我自己来就可以。”

乔总监真的很温柔,还这么体贴下属。

那人离开了这里,乔新宇忍住怒火。不可以,自己不可以在公司失控,否则自己的形象就完了。

他拿起了桌上的座机,想要打给王春曦,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记得她的电话号。他只得翻找起电话本,终于找到了王春曦的电话。

“嘟——嘟嘟——嘟——嘟嘟——”

第一次没接……

“嘟——嘟嘟——嘟——嘟嘟——”

第二次没接……

“嘟——嘟嘟——嘟——嘟嘟——”

第三次还是没接……

乔新宇被弄得有些烦躁,还是打了第四遍。

“嘟——嘟嘟——嘟——嘟嘟——喂?”

这次终于接了。

“上班时间,你不在办公室,在哪里?”

“你居然在凶我,我和姐妹出去逛街怎么了吗?”又甜又嗲的声音响起,语气很是不可思议,带着一些恐惧和害怕。

乔新宇平复了心情说:“亲爱的,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危?我们需要从房子里搬出去,我找到了一间别墅。”

王春曦对于这个决定很是不满,她说:“我不想搬走,我很喜欢现在这个房子。是不是苏悠然又缠着你了?”

这句话再次点燃了乔新宇压下去的怒火,他第一次向王春曦发怒:“搬也得搬,不搬也得搬。不搬家咱俩的工作都会丢,你等着喝西北风去吧!”

王春曦被吓得够呛,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生气的乔新宇。乔新宇在所有人的眼中一直都是很温柔,很有礼貌的。同时,他的野心也非常的大,他从来不会对自己生气的,一定是苏悠然!一定是她!明明已经和乔新宇分手了,还一直缠着他,现在又要抢走他们的房子……

她一定是嫉妒我吧,嫉妒我比她过得好,嫉妒我有男人要。真是可悲啊!

如果苏悠然知道王春曦现在的想法,估计会一个大嘴巴子直接甩上去,让她也感受一下“嫉妒”的滋味。

次日,苏悠然按时来到了她的婚房,她没有告诉苏父,而是选择独自一人来到这里,彻底和过去做个了断。乔新宇和王春曦离开了这里,留下了一地狼藉。沙发、桌子和茶几都被砸的破破烂烂的,一看就是故意的。

这些家具都是苏悠然亲自选的,为了她梦想中的婚礼和婚房,她付出了很多努力。婚礼没了,婚房被砸了……

她不知道自己能否救下所有人……重生这件事情她不敢告诉别人,因为没有人会相信她,她只有靠自己了。

苏悠然打开了窗户,想要更换一下这里污浊的空气。

门铃突然响起,苏悠然一脸诧异的看到了好几个搬家工人出现在了门外,“苏小姐你好,是苏先生让我们来的。他让我们把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搬走扔掉。”

苏先生?难道是爸爸?

搬家工人的动作很利落,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把房间清理一空,那些家具全部被搬走了。

苏悠然站在空荡荡的家里,她第一次发现这间婚房居然这么大。

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毛毛,你受委屈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苏悠然的泪水流了下来,她转身抱住了苏方守,“爸爸……呜呜呜”

苏方守心疼地摸着苏悠然的头发,“我的毛毛,不用出人头地,只要没有压力、幸福快乐地度过这一生就好……爸爸错了,没有阻止你犯糊涂。”

“呜呜呜不是这样的……我、我一定要……”苏悠然趴在苏父的怀里哭了很久很久,哭够了以后,她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这么大了,她居然还会在父亲的怀里哭。

苏方守看着她这副模样,咬牙切齿地说:“我一定要让乔新宇那个王八蛋付出代价。”

“父亲,这件事情我想亲自解决。”苏悠然看着苏方守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苏方守很少在苏悠然脸上看到这副表情,苏悠然认定的事情,她就会一条路走到黑。谁也劝不了。

这个倔脾气也不知道随了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