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都市之战婿归来_顾远、夏婉_风啸天

2020-05-29 12:02

做了上门女婿一年,顾远时时刻刻都被岳父看不起,在一次被小舅子打伤之后,他觉醒了自己一年前的记忆。 原来,他竟然是傲视东境的羽林军战神!

免费阅读

那刘老板的脚一看就不舒服。

虽然伤得不严重,但是他的面子搁不住。

铁威非常生气地说:“刘老板专门过来跟我谈生意,却让你们几个小杂碎给伤成这个样子!”

郭凯直接跪下道歉:“刘老板,对不起啊,我们真不是故意的。”

那康小良也说:“刘老板,求求您了,放了茹茹吧,她是我女朋友,如果您想要找女人,我再帮您找几个女人。”

没想到那刘老板一听这话反倒是更加兴奋,他直接在贺茹身上揉捏了几把。

吓得贺茹顿时就哭了出来。

“哈哈,既然有男朋友,那老子就当着你男朋友的面把你这个小妮子办了!”

郭凯还向燕姐求情:“燕姐,平时没少来这里照顾生意,您帮帮我们吧。”

燕姐过去就是给了郭凯一个耳光。

啪!

“刚才我走了之后,这小妞嚣张地说什么,哪怕我是铁老大的女人也得过去给你们敬酒,是不是?”

他们以为这话自己说说就行,实际上别人早就知道了。

不跟他们一般见识是为了做生意。

到了这个时候,燕姐正好撒撒气。

郭凯是绝望了。

他怎么想也想不到自己的面子这么不值钱。

但凡他管用一些,恐怕今天他们也不会被带到这里了吧。

方巧巧特别愤怒。

“你们怎么能这么欺负人!凭什么这么欺负人!”

方巧巧作势就要上去把贺茹拉回来。

结果铁威一下便拦住了她。

“方小姐,我给你方家面子不动你,如果你再敢没事找事的话,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话他也就是说说,他可不敢真的激怒方家。

但是这话也确实是把方巧巧给吓到了。

吓得方巧巧一边流泪一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顾远见到方巧巧哭了,赶忙过去为她擦泪。

“别哭,没必要被这几个臭鱼烂虾吓哭。”

结果,顾远所说的臭鱼烂虾这四个字被铁威听到了。

“臭小子,你刚才说什么!”

自从铁威开始混道上以来,他可从来都没有被侮辱过。

有秦家罩着,他一向都能够顺风顺水地去做任何事情。

在自己的地盘里他怎么可能会被侮辱呢?

顾远斜眼看了铁威一下:“我说的是,你们这几个臭鱼烂虾,没听明白么?”

嘭!

铁威直接便把桌子上的一个酒杯扔在地上摔碎。

“小雄,除了方巧巧以外,那三个男的给我往死里打!”

“是!”

就在这个时候,郭凯哭着喊:“顾远,你真是个傻子啊!你干嘛没事激怒铁老大!”

“就是啊顾远!你自己图一时嘴爽,害得我们都要遭殃了!”

“顾远你快点给铁老大道歉啊,再不道歉的话我们都得死!”

顾远不为所动。

让他道歉?

笑话。

这些人本来就是臭鱼烂虾,凭什么道歉!

他倒是要看看这地方到底能做出什么惊天的事。

方巧巧更是着急了。

她最不希望顾远出事,可是如今却没有任何办法了,实在不行的话,她就要给自己的哥哥打电话了。

嘭嘭嘭!

郭凯先被小雄踹了几脚,整个人都被踹得鼻青脸肿。

他不去仇恨打自己的人,反而继续骂顾远。

“顾远你个王八蛋!你把我们都要害死了!”

人性的卑劣,也就是如此了吧。

揍郭凯揍得差不多了,那小雄又朝着顾远走过来。

看样子已经很明显了,他要揍顾远一顿。

就在此刻,突然刘老板喊了一声:“等一下!”

众人纳闷,心想刘老板为何要让等一下呢?

那刘老板将贺茹扔到一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走到顾远面前仔细地看了看。

看完之后,他的酒瞬间就醒了,而且从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随后,刘老板赶紧跑到铁威耳旁附耳说了几句话。

原本那铁威还有些得意,可是越听这个消息便越是不对劲,直到他的脸色也顿时变得刷白。

“这……这可是真的?”铁威问道。

“真的,我亲眼所见……这还能有假吗?而且你听说最近的消息吗?大头虎和大头豹都已经……”

铁威也开始冒冷汗了。

他可是地下势力响当当的一号人物,除了秦家的人以外,谁也不可能将其吓到冒冷汗的程度。

小雄还在询问:“老大,怎么着?还打不打?”

铁威一脚就把小雄踹开,那两米高的大个子被踹得半躺在地上,一脸的不知所措。

“顾先生,冒犯了,请坐。”

同时铁威还赶紧说:“把这几个杂碎扔出去,别让他们打扰我跟顾先生谈话。”

所有人都非常纳闷。

心想到底是什么情况?

为何那刘老板只是附耳说了几句话铁威便直接变了一副面孔?

而且他还尊称顾远为顾先生!

能让铁威尊称的人难道有很多吗?

但是人们可不敢管那么多事。

燕姐赶忙让人把郭凯、康小良还有贺茹拉了出去。

当然,方巧巧则是没人敢动。

“巧巧,你在外面等我吧。”同时顾远还对燕姐说:“我不希望她受到任何危险。”

燕姐赔着笑脸说:“放心吧顾先生,我们绝对会保证方小姐不受半分委屈。”

尽管方巧巧很是纳闷,但是她从顾远那坚定的眼神里便知道自己肯定是安全的。

“傻子哥,那我……在外面等你,如果出问题的话我马上给我哥打电话。”

顾远点头示意。

当这个帝王包已经清场了之后,顾远坐在沙发上冷冰冰地看着周围等人。

“就是这个眼神,就是这个眼神,我记得清清楚楚!”刘老板越是看就越是觉得恐怖。

因为,就在不久之前,他亲眼看见过顾远。

“鄙人刘连志,是做酒水生意的,目前垄断着整个天沧省的洋酒生意。”

原来刘连志的生意也不小。

难怪就连铁威也要对他有些尊敬呢。

“我们见过么?”

“见过见过,只是您贵人多忘事,恐怕记不住我了,就是在李承业的寿宴上,我与顾先生有过一面之缘。”

“哦?是吗?”

刘连志一脸奉承。

“在下亲眼看见您杀了李轩那小子,是割喉,您还有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助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