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最强学生

2020-05-29 12:04

20黄鼠狼给鸡拜年

烂口贵刚才没有注意到陈默,但对于当初陈默在他赌场里赢了五十万。

后来又从阿豪等七八名大汉手底下逃脱,印象也比较深刻,因此目光落在陈默脸上的一瞬间,也是一下子把陈默给认出来了。

“是你?”烂口贵有些诧异的看着陈默,至今他仍然都想不明白,陈默一个看起来毫无修为的人,是怎么从阿豪等七八个大汉手里逃走的。

“对,是我,你的手下在里面,你现在可以带走了。”陈默淡然的指了指房间里面。

虽然他对项公子也很是忌惮,但该来的还总会回来。

“啊!~”烂口贵往房间里一看,也是瞬间就发出了一声惊呼,显然也是被陈默的手段震慑到了。

项公子虽然没有如烂口贵这般失态,但在见到房间里光头和张大强惨状时,他那白净的脸上还是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

“小子,我要让你变得跟光头他们一样!~”忽然间,回过神来的烂口贵闪电般的向陈默出手了。

他是赤境四重,陈默自然知道他的厉害。

所以也没有再藏着掖着,在烂口贵出手的瞬间,也是一招贴掌迎了上去。

烂口贵一直认为陈默就是个普通人,轻敌托大,又不知贴掌的诡异,顷刻就吃了大亏。

被陈默的贴掌一贴,在陈默的带动下,身体就不受控制的向前摔去。

然而这只是开始,在烂口贵身体向前摔的瞬间,陈默也立即欺身而上,另外一只手双指并拢的点在烂口贵胸前的大穴上,然后顺势一把扣住了烂口贵的脖子。

这一切说起来慢,但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堂堂赤境四重的烂口贵,竟然就被陈默制住了。

当然,这一切是因为烂口贵轻敌和陈默悄然使用点穴手的缘故。

但成王败寇,陈默使用点穴手时,众人的视线又刚好被烂口贵庞大的身体挡住了。

所以当陈默扣住烂口贵的脖子时,在场的众人不由都睁大了眼睛。

张彪只感觉他的心脏有些不够用,昨天他被陈默打败,至少他还跟陈默苦战了一场。

但今天,修为还比他高一重的烂口贵,竟然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败在陈默手上了。

一夜之间,陈默实力竟然提升了这么多,这也太逆天了。

就连一向淡然自若的项公子,脸上也是微微变色,因为即便是他,想要这么轻而易举的击败烂口贵,那也是不可能的!

可是他看陈默明明不像是一个拥有修为的人,难道是陈默的修为比他高出太多了,所以他才没看出来。

项公子感觉不可能,他年纪轻轻已经达到赤境八重。

就算是比起京城的那些大家族子弟来,也算是惊才艳绝之辈,陈默年纪比他还轻,怎么可能修为比他高出太多。

似乎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项公子突然闪电般的向着陈默出手了。

陈默的眼角余光一直在主意着项公子,看见他出手了,无奈之下,他只得放开烂口贵迎了上去。

砰!~

一声巨响,赤境二重比赤境八重毕竟差了太多,紧紧是一招,陈默立即败北,倒飞在了地上。

不过项公子倒是没有乘胜追击,只是目光奇怪的看着陈默,因为陈默表现出来的实力只不过就是赤境二重巅峰而已,怎么可能是烂口贵的对手。

可是刚才,烂口贵却被陈默轻而易举的击败。

即便是烂口贵有所轻敌,可也不至于这样惨败,难道这小子还隐藏了实力。

就在项公子疑惑时,脱困了的烂口贵双拳一握,随后就闪电般的闪向了陈默。

刚才他虽然被陈默点穴了,但陈默为了节省修为和保守住点穴手这个关键时刻用来救命的秘密杀手锏,所以陈默只是点住了一瞬间,他早就恢复了自由。

不过见他闪向陈默,张彪一下子也动了,两人很快就战在了一起。

“行了,大家都是自己人,打什么打?”忽然,项公子开口了。

两人不得不停下来,烂口贵一脸不爽的道:“项公子,张彪还算是自己人吗,他竟然帮一个外人来干我手下,我要是不找回这个场子,我这张老脸以后往搁,我还怎么在道上混?”

“那你想怎么样,想和彪哥火拼,老爷子不喜欢闹出大的动静,难道你不知道。”项公子竟然反过来帮张彪说话。

这是谁都没想到的,烂口贵和张彪两个人都错愕了,不知道项公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特别是项公子说到的老爷子,更是让张彪和烂口贵满脸骇色。

但项公子可不管他们,又道:“有什么事情,老规矩解决,给你们三天的时间准备,到时候我的地下拳馆,看你们各自的本事。”

“好,我给项公子面子,三天之后,张彪**的给我等死好了。”

见烂口贵同意了,张彪也只得同意,道:“烂口贵,三天后谁他妈的等死还不一定呢,项公子,就按你说的办。”

“行,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告辞了,你们也各自好好的准备准备吧!~”

说完,项公子就告辞了,烂口贵也连忙跟上。

来到门口,烂口贵终于忍不住了,问道:“项公子…”

但还没等他说完,项公子就打断道:“你放心,我自有安排,不会亏了你的,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这么轻易的被那小子制住。”

烂口贵一张老脸有些挂不住了,尴尬道:“我有些大意了,而且那小子的掌法有些古怪,特别是他欺身而上的瞬间,也不知道他对我做了什么,我只觉得浑身一麻,然后就落到他手里了。”

烂口贵的话,让项公子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很显然,烂口贵的话很出乎他的意料。

与此同时,张彪的酒吧里,看着项公子和烂口贵一前一后的走了。

阿狼皱眉道:“彪哥,奇怪,刚才烂口贵想要跟我们动手,项公子竟然反过来帮我们,这是为什么呀?”

“呵,帮我们,你觉得可能吗,我看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还差不多。”张彪冷哼一声,道:“他让我们去他的地下拳馆解决,试问一下,我们这边有人打得过烂口贵吗?”

“这!~”阿狼哑口无言了,随后目光无意中落到陈默身上,他一双眼神一下子又亮了起来,对陈默道:“陈兄弟,这件事我们彪哥可是因为帮你才惹祸上身的,你可不能不管啊!~”

“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责无旁贷。”陈默并非那种知恩不图报的人,立即就给出了自己的承诺。

“陈兄弟,你当然能帮得上忙了,你只需要……”

没等阿狼被话说完,张彪却突然把他打断了,道:“小兄弟,你别听阿狼乱说,这件事不麻烦你了,我能自行解决。”

陈默早就看出来了,张彪哪里有什么办法,道:“彪哥,你这么说就是把我当外人了,你帮了我,我帮你自然也是应该的。”

“好吧,那就麻烦小兄弟你了,这件事……”犹豫了一下,张彪终于开口了。

然后听他说完了陈默才知道,原来项公子原名叫项少恒。

家里有很深的道上背景,是云海市道上大佬项云天的儿子。

二十几年前,项云天以雷霆之势横扫云海道上,奠定了自己的霸主地方。

后来项家虽然漂白了,看似放弃了道上的统治地位,可实际上,云海的道上,仍然牢牢的抓在了项家的手里,只是他们由前台变成了幕后而已。

而项云天的修为,现在听说更是达到了黄境一重的境界,被尊称为云海第一人。

刚才项少恒说的老爷子,说的就是项云天。

至于阿狼说陈默能帮张彪,是因为项云天这些年定下来了一条规矩。

凡是在云海道上,不管谁有矛盾冲突,都必须通过一场生死之战来决定。

不管是请人也好,还是自己亲自上阵也罢,赢的一方,可以得到对方的一切,输的一方,当然也就只有命丧黄泉了。

刚才项少恒说的老规矩,说的也就是这个。

张彪的道上综合实力虽然跟烂口贵不相上下,但在个人实力上,张彪却不是烂口贵的对手了。

如果张彪跟烂口贵单打独斗,输的只能是张彪,这也是刚才张彪为什么说项少恒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的原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