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我曾红妆待君归

2020-05-29 21:06

“住口!你这贱人!”

墨炎怒斥一声,“你不提天山雪莲,我还记不起你勾搭墨烨的事!”

“我没有!那是——”

“我亲眼所见!”

不等炎茉把话说完,墨炎便打断了她的话,他的声音如同帝王一般,令人不敢抗拒。

炎茉终究沉默下来。

“孩子是不是赵营的?说!”

炎茉似乎早就猜到了,她看上去那么平静,平静的就如同一汪死水。

她就知道林佳玉不会就这样放过她的。

只是让她心痛的不是林佳玉的栽赃陷害,而是墨炎的不信任。

从她八岁到如今十八岁,整整十年了。

她跟了墨炎整整十年了,难道还换不来最起码的信任吗?

“炎哥哥,你可信我?”

“你叫我怎么相信你?炎茉,你可真够下贱的!我前脚刚走,你后脚就跟赵营勾搭上了,怎么?知道我死了,就想跟他私奔是不是?”

炎茉的眼泪缓缓地流淌下来,“炎哥哥,你可信我?”

她又重复了一下自己的话。

墨炎一双毒辣的眼睛盯着炎茉,恨不得将她一口咬死!

两个人对视良久,墨炎一把推开了炎茉,他已经不想再看她一眼。

他抬腿欲走,炎茉喊住了他。

“孩子呢?”

墨炎转过脸来冷笑一声,“那个野种,被我掐死了。”

“什么?”炎茉错愕地望着墨炎。

墨炎的皮靴狠狠地踏在地上,也塌在了她的心里。

炎茉万念俱灰。

她的孩子被她的亲生父亲掐死了!

墨炎为何如此狠心?他竟然亲手掐死了他们的孩子!

这一夜,炎茉流泪到了天亮,天亮的时候,她的眼泪也哭干了。

环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见墨炎带着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老女人,那女人她认得,是怡红院的老鸨。

墨炎带着老鸨走进了房间里,环儿刚想要阻拦,被墨炎一脚踹开了。

老鸨走过去,抬起炎茉的下巴,又看了看她的手脚,频频点头。

“品相倒是不错,只不过开了苞,生了孩子,可就没有那么值钱了。”老鸨朝着墨炎道。

“她天生下贱,最喜欢勾搭男人,你放心,到了你那里必定把你的客人哄得高高兴兴的。”墨炎坐在了椅子上。

“你要干什么?”炎茉终于抬起头来看向了墨炎。

墨炎的唇角带着讥讽的笑容,“你说呢?我养了你十年了,供你吃穿用度,也是你该回报我的时候了,进了怡红院好好招待客人,回头我若有什么客人来,也必定会去光顾你的,到时候你可给我好好伺候着。”

老鸨朝着墨炎竖起了大拇指,“少帅还真是高明啊!”

“你要卖了我?”炎茉的声音平静至极。

有钱人家的姨太太都是不值钱的,喜欢你时你是姨太太,不喜欢你的时候,就是可以任由拿来做买卖的下人,这一点炎茉心知肚明。

“我养了你十年,总要收回本钱吧,老鸨,人就交给你了。”

老鸨一声令下,带了几个手下便把炎茉带走了。

让墨炎出乎意料的是,炎茉竟然一声没吭。

这一夜,墨炎在书房里过了一夜,他满脑子都是炎茉的模样,她嬉笑的样子,她调皮的样子,她哭鼻子的样子,她犯了错哄他的样子,她受罚时委屈的样子。

为什么他竟然会如此惦记那个已经背叛了他的女人呢?

他终究心里是有她的。

天亮的时候,墨炎按揉着自己的眉心,喊了一个小厮进来。

“去怡红院把炎茉接回来吧。”

小厮却愣着没有动。

“怎么?我支不动你了!”

“不是,少帅,今日天还没亮,怡红院就来人通报,说,说……”

“说什么?”

“小姨太太自尽了。”

墨炎愣是半晌没有回过神儿来,他一把揪住小厮的衣领,“你,你刚刚说谁……自尽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