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倪筱蔓江铭恩小说章节目录 倪筱蔓江铭恩第7章

2020-05-30 09:01

傅少追妻路蔓蔓

推荐指数:10分

倪筱蔓江铭恩是著名作者卿念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是权势滔天,万人仰慕的风云巨子,却因为一个阴谋对她穷追不舍,步步紧逼。她是财阀千金,优秀翻译家,却为了年少懵懂的爱情与家族决裂,误入渣男圈套迷途不悔。阴谋来临,她躲,他追,她藏,他逼。“既然成了我的人,就乖乖地给我做好傅太太!”“凭什么?明明是你逼我的!”“那我就再逼一次!”“……”

《傅少追妻路蔓蔓》 第7章他是个有秘密的男人 免费试读

倪筱蔓下意识就要拒绝,再者傅爻川已经帮了她太多,实在不好再麻烦。

秋水公寓是回不去了,她甚至做好了露宿街头的打算。

傅爻川似是把她的心思看透,也不点破,寡淡的眉眼泛着漫不经心,俨然像个局外人:“你有别的去处?”

稀松平常的一句,却像是无数枚细针戳刺在倪筱蔓心口,油然生出一股窒息感。她嘴角噙着苦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一天。

曾经潇洒恣意的倪氏千金,在经历了一夜间翻天覆地的重大变故后,终于试图学着向现实低头。

倪筱蔓脸蛋绯红,似乎是羞于齿口。她麻烦眼前这男人太多了,又揣不透对方心思和意图,总觉得有点儿不踏实。

可眼下她无路可走,退无可退。

“没有……”声如细蚊,生怕人听见一样。

傅爻川薄唇微勾,以不容置喙的口吻把刚才的意思又重复一遍,也是他难得一见的好脾气了。“去我家。”

这回倪筱蔓怎么都说不出拒绝的托词。

像是被人剥光了蔽体的衣服,顶着***的尴尬让人彻底看透了。

毫无保留。

倪筱蔓嗫嚅着惨白的唇,半天才挤出两个字来,“谢谢。”车子里暖气开的过足,又或许是她心里发虚,寒冬腊月的天气手心竟然沁了一层薄薄的冷汗,她禁不住大喘了口气。

驾驶座上的男人不发一言,启动车子。倪筱蔓身心俱疲,又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傅爻川,索性靠着座位装睡。

不过躺了会儿发现车内温度不如刚才高了,倪筱蔓也像是服了一剂镇定剂,觉得心里踏实了点,最后竟然真的睡着了。

一路平稳,察觉到车子速度逐渐放缓,倪筱蔓非常适时地醒了过来。睡是真睡着了,但也没敢睡沉,毕竟傅爻川也说不上是熟人,她不太放心。

傅爻川亲自为她开了车门,倪筱蔓受宠若惊地客套了一句,“谢谢傅总。”

闻言,傅爻川带门的手微顿了顿,凉薄的唇抿得更紧了。倪筱蔓毫无察觉地追着他的步伐走,隐约听到对方说,“不必这么客气。”

倪筱蔓浑身又变得不自在了。

这非亲非故的,不就应该客套点吗?她不解,甚至天马行空地想,或许自己和这位傅总是故人?

好在倪筱蔓血淋淋的伤疤还在,不敢深入地痴心妄想。江铭恩赏的教训她还记着呢,一时半会恐怕也忘不掉。

也好,免得自己又禁不住地飞蛾扑火。

倪筱蔓晃了晃混沌的脑袋,一下子没注意傅爻川停下的脚步,险些踩着人家脚跟撞了上去。她急忙刹车,“额……到了?”

一路上心事重重,她竟然没注意自己进的是套房公寓。不是她肤浅眼薄,实在是傅爻川的身价气质和普通公寓格格不入,怎么看都挺违和。

不过眼下也不敢多嘴,倒是忍不住好奇四处瞟了几眼。

公寓挺大,但是布局摆设主打简约,并不多的家具孤零零地摆着,空气里没有一丝人气。

怎么看着有点金屋藏娇的味道?

“坐。”傅爻川注意到倪筱蔓乱瞥的视线,也不阻拦,甚至颇有深意地微眯眼眸,起身为她倒了一杯水。

眼下进了“狼窝”,倪筱蔓也不再扭捏了。大大方方地捧着温水喝,盯着傅爻川不露声色的脸庞,忍不住出声,“傅总,你住这?”

傅爻川闻言微挑着眉,像是听了个冷笑话,就差配合着咧嘴发笑了。

难不成他还把客人请进人家的屋子里?

倪筱蔓想自己指不定是烧糊涂了,竟然问了这么个蠢问题。心里后悔,咬咬牙想着怎么开口补救。

好在傅爻川及时出声掐断了尴尬的话题,“不早了,你病没好全,早点休息。”然后往左侧方指了指,“卧室。”

倪筱蔓循着他的视线望去,又道了句谢。可是话落到嘴边又觉得后悔,刚才男人就说过不必谢了。

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唉!

纤细的手握住了门把,倪筱蔓后知后觉地想到了什么,扭过头看着傅爻川,他依旧捧着一份文件端正地坐在沙发上。

刚才进屋没有看错的话,这里只有一间卧室一间起居室。也就是说,连留给客人过夜的客房都没有。

傅爻川睡哪儿?

“那个,不如我睡沙发吧。”倪筱蔓及时地摆出寄人篱下的自觉性。人堂堂傅总,身体金贵,实在是不好委屈他睡沙发。

傅爻川闻言却头也不抬,翻过一页文件,撇了句,“不用。”

“哦,那你也早点休息。”倪筱蔓知趣地开门进屋,然后把自己疲惫了一天的身体重重地抛进了柔软的大床。

望着卧室房门被轻轻地带上,傅爻川脸上风雨欲来,不过眨眼间又恢复平静。

她睡卧室是应该的,因为这卧室本来就是为她准备的。不,准确地说,这个公寓就是为她而准备的。

一室一厅一厨一卫一书房。公寓空空荡荡又似乎满满当当,要啥有啥,却独此一间,好像又缺了什么。

夜色渐浓,卧室里倪筱蔓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她脑子里装了太多烦心事,又咽不下这口气,胸口闷得厉害。

她不敢想天亮后自己又会面临什么,总归已经糟糕透了顶,再难也不过如此,但是爸爸重病的脸庞却在她眼前挥之不去。

最后倪筱蔓索性坐了起来,盯着窗外浓郁的夜色发了会儿呆,她觉得喉咙干涩,于是下了床捧着玻璃杯往大厅走。

傅爻川还窝在沙发上睡着,倪筱蔓如履薄冰,生怕闹出什么大动静来。

好不容易碰到了茶壶慢慢地倒了杯水,倪筱蔓几乎是迫不及待,眨眼的功夫就把杯子里的水喝得涓滴不剩。

“萌萌,萌萌别走!”

忽然,诺大的大厅传来男人焦灼的呼喊声,在寂静的夜晚里显得格外突兀。

倪筱蔓吓了一跳,咬着杯沿,借着月光朝沙发上张望。傅爻川高大修长的身体微蜷,嘴里轻咛了两句后,向外翻了身转醒了过来。

“你怎么在这?”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