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腹黑总裁,宠溺娇妻

2020-05-30 09:03

穆湫铭自是不知道手下的心声,他现在的整颗心都是轩辕溦。他亲自抱着轩辕溦上了直升机,刚上飞机,就怒吼着喊医务人员过来,给轩辕溦看伤。

当听到医生说“这位小姐被打了强度催情针,身上多处被踢打,皮外伤很重,可以治愈。只是,这个催情针的强度很重,我们还需要抽血研究一下”,穆湫铭彻底暴怒了,那模样似乎要连医生一起打的样子。

穆湫铭嘶哑着嗓子说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让她彻底痊愈,不然,你就准备提着你的脑袋过来见我吧。”

医生被穆湫铭这怒火冲天又焦急的模样吓了一跳,“穆少,这我是无能无力的,就得看这位小姐的意志有多坚强了。这催情针不比其他的药物,要是病人没有得到纾解的话,就会急火攻心而亡。”

站在一旁的尹封还是有些理智的,“先生,医生要是有办法的话,也不至于这样啊,您也不要太过为难他了。”

只是穆湫铭冷着眸,不知在思考些什么,随即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Smith,我是穆湫铭,你现在是不是在中国,到山庄来一趟。”

那方的蓝眸男子不假思索就答应了,“穆,放心,我一个小时后就到。”

随即穆湫铭就吩咐道:“直接去M市的山庄。”

这可令一帮整天在刀剑火口混生活的手下震惊了,要知道,M市的山庄可是他们核心的聚集地,只有本家人才能有资格进去,而先生居然让一个外人到那儿。

还动用自己的关系找了几乎是没什么人能够请动的Smith先生,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位轩辕小姐是未来的当家主母了,可是众人不敢置喙先生的决定。

飞机内的空气就像是有低压飘过,每个人的心里都是被这沉重的气氛压抑着,可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才能够缓解这些,几乎是一路无言。

然而轩辕溦的状态就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了,因为蒙强的催情针的缘故,她一直都觉得自己热的不行,总觉得怎么都是热的。当穆湫铭将手贴到她的头上的时候,她只觉得一抹凉意在自己的脑袋上纾解这一切的燥热。

所以,待穆湫铭想要抽身离开的时候,轩辕溦毫不犹豫地抓住了穆湫铭的手,死活不让穆湫铭离开,就差急出了眼泪来。而穆湫铭也是一脸宠溺地看着轩辕溦,对,没错,让人大跌眼镜的就是,宠溺,嘴角的微笑似乎能够溢出水来。

穆湫铭知道轩辕溦很难受,第一恨不得自己代替她承受这份痛楚。看着她快急出眼泪的模样,恨不得把蒙强再拉出来再打一顿。只好把轩辕溦抱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纾解轩辕溦此时的难受,任由轩辕溦像一只小猫一样在他怀里撩拨。

虽然穆湫铭知道,这样下去,自己体内的火也会被轩辕溦给勾起来,可是看着她这样子,他还是不能忍心去不管她。

就在轩辕溦想得到更多温凉的时候,已经亟不可待地在解穆湫铭的扣子了。穆湫铭满是无奈地看着轩辕溦,自己的火也有愈演愈盛的趋势,可是还是按住她蠢蠢欲动的手。轩辕溦感觉到阻挡,一副难受的样子,就是不能够得到缓解。

就在这时,一声戏谑的声音传来,“穆,这是哪个小美人啊?让你这么神魂颠倒的,连我都喊来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是Smith,刚才在直升机落地的时候,轩辕溦缠着穆湫铭不让他动,于是Smith才见到这么温情的一幕。

在这些人眼中,估计也就只有轩辕溦能够让他,有这样宠溺又无奈的表情,要知道,穆湫铭在别人眼中,简直就是个奇葩的存在,无论是什么样的女人扑上来,他能用一张冰山脸打发走。要是让他这样抱一个女人,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可是这次穆湫铭没有反驳Smith,他心心念念的都是怀里的这个小女人。看着她难受的样子,他心里也有种感同身受的样子。“Smith,拜托你了,希望你一定要治好她。她被人打了强度催情针,还被人拳打脚踢两人一顿,已经昏迷过去了。”

而本来还有些嬉笑着的Smith见穆湫铭的神色,也没有要继续再打趣穆湫铭的意思了。只是专心地为轩辕溦检查起来,刚才那个医生还觉得棘手的问题,在他的眼里简直就是小case,他快速给轩辕溦打了解药。

然后,拿出了他的一些外敷的药,对穆湫铭嘱咐道,“穆,我已经给她打了解药,但是药效发挥得比较慢。你今天晚上最好守在她床边,她必定会很难受的,只能让她自己扛过去了,只能看这个小菇凉的意志了。”

只是穆湫铭没有什么嫌弃的神色,一副“都交给我”的神色,让Smith都感慨万分,看这个男人的神色,是在自责吧,Smith拍了拍穆湫铭的肩膀,就走了。

在Smith走后,穆湫铭静静地陪着轩辕溦,其间几次,轩辕溦都是催情针发作,难受得不得了。

穆湫铭去淘洗了一条冷毛巾,敷在轩辕溦的头上。可是当轩辕溦碰到穆湫铭的手的时候,轩辕溦只觉得一阵清凉,随即抓住了穆湫铭的手,“好凉快。”

可能是由于习惯的原因,穆湫铭不是习惯和人触碰的,所以想抽出手来。可是当看到轩辕溦的那张微晕的粉扑扑的小脸的时候,却是生生地忍住了。

微凉的指尖抚上发烫的面颊,滑腻的触感让他有些爱不释手,凝脂一般的嫩肌像是出生的婴儿。

以前总是对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没有好感,不只是因为她们身上的浓烈的香水味让他作呕,还有那些矫揉造作的做派让他厌恶。

可是,在面对轩辕溦的时候,穆湫铭发现自己总是被她的纯洁自然所吸引。许多人都说,轩辕溦是一个高冷的人,常常让人有如高岭之花般的不可企及感。可是,在穆湫铭眼中,轩辕溦表现出的都是一个单纯的孩童般的模样。

其实,很少有人能够让穆湫铭微微失神,这一点,轩辕溦却是做到了。每次看到轩辕溦与他独处的那些片段,虽然不是很多,可是却让他觉得弥足珍贵。

“唔,好热。妈妈,我不要穿这件衣服。”梦中的轩辕溦,停留在母亲还在的那段时光,虽然,每次抗议的结果都是败在母亲的温柔中,可是梦中却每每留恋那美丽的微笑中。

听到轩辕溦抗争的语气,犹如一个孩童般的时候,穆湫铭有些笑意,这丫头,是把自己当成妈妈了,想惩罚她,可是又舍不得,只好无奈地看着她,将她两鬓的碎发轻轻抚平至耳后。

梦中的轩辕溦,只觉得自己的母亲在微笑着看着自己,而她只想拼命跑向自己的母亲。

在她看来,她的母亲,是世间最美丽的女子。一颦一笑,都是温柔如水,即使是佯装生气,也是温婉大方的。

母亲似乎还没有离去,就坐在桃花树下,看着自己。那儿有一个白玉石的石桌,桌上是有些淡香的茗茶。而母亲手上正品着一杯茶,微微的笑着看向自己。

其实,她多想告诉母亲,“您怎么还不带我走?小溦只想在您身边。”

可是,她不敢,她害怕要是她说话了,母亲又会消失不见。所以,她只是痴痴地看着母亲的面容,那张总是在照片上出现的面容,即使是在梦中,自己也是无比地贪恋着的。要是,能让时间停留在这一瞬该有多好。

卧室里的两人,一个在梦中追忆着母亲,一个贪恋着另一个的面容,都是贪恋,可是,都带着些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梦就碎了。

窗外的月色里,溶溶的,似乎一切都是幻想。可是,却又是那么的真实,让人不知道,到底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

影影绰绰地树枝,在月光的微映下,在墙上呈现出斑驳的穆象,仔细一看,好像是一副醉卧美人图。微风拂过,又像是一个三口之家郊游图,一对年轻的夫妻牵着自己的孩子走过自己的中年、老年。即使是老年,他们依然是幸福的一家,让人艳羡。

好像是预示一般,没有人看见这美好的穆象,卧室里的温情渐渐升起,穆湫铭凝视着轩辕溦的目光更加的温柔,就像是在看望阔别已久的爱人一般缱绻。

虽然,夜色流泻了一地,可是唯有月亮在微微笑,它的光泽越发黯淡,似乎是想让这两人睡个好觉吧,就连最喜欢在夜里出动的小花猫也是轻手轻脚地走过房檐,仿佛害怕自己打扰了谁的美梦一样。

美梦中的人儿各自沉沦在自己的仙境中,无法自拔。即使是再大的诱惑,也抵不过心中所求。如果没有了内心的信仰,那么要再多的钱财和权势,终究是换不回自己所求的明月光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