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不负流年负此生海兰程诚小说()

2020-05-30 12:01

不负流年负此生

推荐指数:10分

精品好书《不负流年负此生》由著名作者漠一著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海兰程诚,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海兰被一个神秘男人纠缠不休,那简直就是梦魇,让她恐惧,惶惑,却又无可奈何。当她一把扯下他的黑色面罩,却惊讶地发现,他的身后依旧迷雾重重。白天,他是冷峻却又不失绅士的青年才俊,夜幕降临,他却化身成十恶不赦的恶龙。他什么都不怕,最怕的是彻底失去海兰。他一直在学着去爱一个女人,可是,就算他把心都剖出来给海兰,她依旧避他如蛇蝎,恨他入骨入髓。一个是来自地狱的恶鬼,一个是站在云端的光洁天使,你死我活的较量,处处是错的纠缠,宿命一般,到头来,却只剩一声长叹。“阿兰,求你,走进我的心里,哪怕只有一秒!”“休想!”“我死了,你会为我掉...

《不负流年负此生》 第9章 下班可以叫你海兰吗 免费试读

海兰淡淡地说:“坐下谈吧。”

她并没有因为他“大客户”的身份有意讨好,说话的口气依旧清淡。以前接洽客户这种事,她能不参与就不参与,只对业务之内的事情感兴趣,这次也一样。

程诚对建筑艺术的认识还停留在表面,不过却颇有几分见解,倒是让海兰刮目相看。

威扬集团是海城排名前十的民营集团,尤其是近两年得到政府大力扶持之后更是日行千里,迅速跻身前三。明轩倒是提过几次,可海兰却并不知道威扬集团的总裁是程诚。

回想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海兰微微皱眉,那时竟丝毫没发现他身上有什么上位者的高冷和矜贵。又或者,是他那双眼睛太抢戏了,她根本没有心思去观察别的。

两人的话题很快转到目前的项目上,程诚思路清晰,侃侃而谈,海兰不时低下头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记录要点。

市政工程,海城新区的地标性建筑,恢宏,大气,有别具一格的象征意义,海兰眉目微凝,脑子里已经有了大致构想。

“我对海工的大名早有耳闻,天才建筑设计师,颜值和智慧并存,谁娶了你才是真的捡到宝了!”

程诚话峰一转,很自然地开始赞美海兰。

海兰怔了怔,勾了勾唇角:“程总,是累了吗?想要聊点儿工作以外的事情换换脑筋?”

她端坐在椅子上,看着程诚的目光依旧清淡,脸色却不自觉冷了一些。

工作上的事,她一向认真,甚至苛刻,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探讨完,她实在无心聊别的。再说,也没什么可聊的。

程诚的脸上划过一丝尴尬,心情倒是不受影响。

“好,我们继续!”

两个小时以后,海兰把笔记本合上,微微一笑:“程总,如果您准备和我们公司签合作意向书的话,就直接找张总吧。如果还需要再考虑一下,也没关系,货比三家,应当的!”

程诚看着她,笑而不语。

“对不起,我还有工作要做,失陪了!”

海兰起身离开会客厅,助理小范就站在门外。

“海工,里面那位怎么办?”

“去请示一下张总吧!”

“海工,您是不是认识程总啊?有他的电话号码没有?”

海兰睨了她一眼,她迅速垂下眼帘,脸颊微微有点儿泛红。

“我的确认识他,不过,很可惜,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小范抬眸,眼里有掩饰不住的失望。

海兰忍不住感叹,现在的小姑娘啊,还真是主动!

今天她的车限号,没有开,明轩又说要在公司加班,她不着急回去,便决定坐公交车。没想到,刚刚走到公交站台上,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便徐徐停在她的面前。

车窗落下,程诚一脸笑意地看着她。

“海工,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们不顺路!”

“顺路的,你知道你住在哪里,我正好从那边经过!”

“还是不用了!”

海兰不想坐他的车,可是拒绝的话都说了两次,他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眼看着公交车已经过来,而他的车还站着路边的位置,旁边等车的人已经开始用异样的眼神瞄她。

看到她眼神有松动,程诚探过身子,推开了副驾驶位的门,可海兰并没有领他的情,而是拉开后排的门坐了上去。

车子开得平稳,车载电台播放着舒缓的音乐,海兰转头望向窗外,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打算。

“下班时间,可以叫你海兰了吗?”

“可以!”

“有一件事,需要跟你解释一下!上次,我没有打车而是坐你的车,是因为我以前坐出租车的时候遭遇过车祸,还有一次被抢劫,可能心里有阴影,所以……”

海兰收回目光,盯着程诚的后脑勺,淡淡地问:“那你坐公交车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吗?”

程诚怔了一下,随即明白她的意思。

林素临时有事要回去,他不一定非要坐她的车,坐公交车也是可以的。

“没有坐过公交车,也不太喜欢坐!”

其实海兰问出口以后就后悔了,程诚是威扬集团的总裁,这样的身份,偶尔打车应急都已经是例外了,让他去挤公交车,那实在是不符合他的身份。不过,他反正已经回答了,她倒也没有再接话。

下班高峰期,程诚走得主干道,眼看着堵得越来越厉害,海兰的脸上渐渐浮起焦躁之色。

要是坐公交车,走小路,现在早就到家了。程诚开车,她不好多嘴,没想到他走的每条路都是主干道,真是让人无语。

“过了前面路口,靠边停吧,我坐公交车,几站就到家了!”

程诚皱了一下眉头,说:“好!”

车子几乎是在以龟速往前蹭,海兰嗓子有点儿痒,不由轻咳了几声。

程诚眉目微动,腾出右手打开右边的储物盒,从里面摸出一瓶矿泉水来,却不小心带出了一个什么东西,掉到了副驾驶座位的脚踏板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