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神医帝凰:误惹邪王九千岁

2020-05-30 15:04

“王妃,这水早已经不烫了,奴婢怎么敢拿烫的水给您喝呢?”闻香勉强笑了一下,又吹了一口:“乖,快喝吧,一会儿凉了就不甜了。”

“本王妃说了,让你尝一口!”

凰歌冷下了脸,不悦地道:“你不尝怎么知道不烫?”

“这……”闻香是断然不敢尝的,转了转眼珠子笑道:“姨娘是王妃的生母,奴婢卑贱,不敢用王妃的茶具,不如让姨娘尝吧?”

“我来吧。”

萧姨娘担心地看着凰歌,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发脾气,却也不想这个她把事情闹大。

在萧姨娘的心里,楚凰歌从来都不是傻子,她坚信自己这个女儿只是暂时没有发育智商而已,早晚有一天老天爷开眼,会还给她一个聪慧的女儿的!

“不行!我说了让你尝,你如果不听话的话,我只好把这件事情告诉王爷,让他把你丢去喂狗了!”

凰歌冷冷一笑,眼神鄙夷地看着闻香道。

闻香心中莫名地害怕了起来,她为什么有种这个傻子早已经看透一切的感觉?

“快喝!”

凰歌也不多跟她废话,直接夺过了茶碗,往闻香口中灌了进去!

她不是多事的人,向来遵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但是如果有人要害她,她绝对不会坐而待毙!

“你敢!”闻香当然不喝,冷笑道:“一个傻子也敢使唤我?”

凰歌闻言,勾唇笑了一下,一脚踹在闻香的后腿弯处:“我堂堂王妃,怎么就不敢使唤你?”

“呜……呜呜……臭傻子,你干什么……我要告诉夫人和大小姐!”

凰歌伸手扼住了闻香的下巴,强迫她张开嘴,把那一碗蜂蜜水都灌了进去,甜甜黏黏的蜂蜜水从闻香的嘴角流下来,她衣服上领口上很快湿了一片,那滋味,难受极了。

灌完之后,凰歌拿帕子擦了擦手,看着一脸怨恨的闻香道:“刚才就跟你说了,先替本王妃尝一尝烫不烫,你非要不听,现在我问你,这水烫吗?”

“王妃是不是太过分了?奴婢奉了大小姐的命令来照顾你,王妃却虐待我,我这就去找大小姐!”

闻香气的双眼通红,腹中也一阵绞痛,她赶紧捂着肚子往外跑:“臭傻子,等我禀明了大小姐,有你好受的!”

腹中所有的东西都在翻滚,把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而楚天歌的交代她试探凰歌的事情,早被她遗忘的一干二净了!

“凰儿……闻香毕竟是大小姐身边的大丫头,如果大小姐和夫人知道了……”

萧姨娘心中惴惴,很是不安。

“姨娘怕什么?”凰歌勾唇一笑,清丽的眉目中尽是傲然:“她们能拿我怎么样?”

萧姨娘怔愣地看着凰歌,觉得这个女儿似乎哪里不一样了。

“这茶你还喝吗?”想到女儿还没有喝上水,萧姨娘关心地问。

“里面被下了不少的巴豆粉,不然姨娘以为我怎么非要让闻香喝了?”

凰歌好整以暇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掀开壶盖看了看,又重新盖上了。

“闻香竟然这么大胆……”萧姨娘很是恼火,她虽然无能,却也不允许别人这么陷害自己的女儿!

但是随即,她反应了过来,又惊又喜地看着凰歌:“凰儿,你……你……你不傻了?”

凰歌见她欣喜落泪,也不想继续骗她:“是,娘以后都不用怕了,我会保护你的,只是这件事情,先不要让旁人知道。”

“好好好!娘答应你!”萧姨娘眼泪忍不住地往下掉,却很开心!

这么多年,老天终于开眼了!把她聪慧机灵的凰儿还给她了!

“楚凰歌!你给我出来!”

楚天歌在两个丫鬟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和楚夫人怒气冲冲地冲进了凰歌的小院子,见凰歌安稳地坐着,顿时火冒三丈!

“楚凰歌!你真是长本事了,竟然连我的丫鬟也敢动!”

楚天歌眼神中有一簇簇地火苗在燃烧,她回去给自己的腿和手上完了药之后,就见闻香捂着肚子跑了回来,可怜的闻香拉肚窜稀,腹部绞痛,脸色苍白,已经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而闻香是她平日里最宠爱的丫鬟,吃穿用度与府中二小姐无疑——不,该说,比楚凰歌那个二小姐还要好,闻香回去哭惨了,她当然生气,这是打她的脸啊!

“天歌,娘早就跟你说了,不要惯着这个小贱人,偏偏你心软善良,现在好了吧!她竟然敢骑到你头上来撒野了!”

楚夫人一脸讥笑,冷冷地道。

她倒是不在意闻香,毕竟那只是一个丫头而已,她今日过来,主要目的是让楚天歌知道,心软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娘说的是,今日女儿不会了。”楚天歌脸色阴沉,目光森冷地看着凰歌。

凰歌歪了歪头:“母亲,姐姐,这是怎么了?怎么生这么大的气?”

虽然表面无辜,但是凰歌内心却在冷笑,这对母女亲手把楚凰歌那么可怜的一个人送上了黄泉路,竟然还觉得她们自己心软?

当真是可笑。

“为什么生气?那茶水是怎么回事?闻香为什么腹泻不止?”

楚天歌脸色难看,声音尖利。

闻香是她身边的大丫鬟,凰歌针对闻香,便是在打她的脸!

“凰儿也不知道啊?”

凰歌眨了眨眼睛,委屈地道:“我怕茶水烫,就让闻香尝了尝,她就跑出去了,凰儿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是吗?”楚天歌冷笑一声,走过去端起了那壶水,亲自倒了一杯,阴测测地看着凰歌道:“我怎么听说是你灌的她?”

“没有,我只是喂她喝水啊。”凰歌低了低眼帘,收去眸中冷笑。

闻香一个丫鬟竟敢堂而皇之地在她水中下巴豆粉,她当然要让那个猖狂的丫鬟尝尝自作自受的味道!

“凝香,松香,你们也过来,喂二小姐喝下这碗水。”

楚天歌指使着身后两个丫鬟,凝香和松香应了一声,冷笑着朝凰歌走去!

“楚凰歌,我告诉你,你不过是本小姐的玩物而已,即便你嫁了出去又如何?本小姐想什么时候弄死你,就什么时候弄死你。”

楚天歌高昂着头,优雅地坐在椅子上,等待着看接下来的好戏。

在回门之日当着下人的面侮辱那个死太监的女人……想想就很刺激。

而且太子哥哥知道这件事情以后,应该会原谅她一些的吧?

一直瑟缩在一边的萧姨娘见状,“跪着走到了楚夫人脚下,哀求道:“夫人,大小姐,你们饶了二小姐吧,那水中被人下了药的啊!”

“滚开!”

楚夫人一脚踹开了萧姨娘,鄙夷地看了她一眼道:“呸!母女两个都是贱皮子!狐狸精!还敢说什么下药!当年如果不是你狐媚了老爷,这国公府到现在都是干干净净的!”

楚夫人这脚用了十足的力,萧姨娘顿时口吐鲜血,瘦弱的身子倒在地上起都起不来了。

凰歌见状,一股怒火直接窜上了头顶!

这些人竟敢打萧姨娘?这具身体以前受过的委屈,顿时爆发了出来!

凰歌煞神一般甩开了压着她的凝香,又踢到了准备给她灌水的松香,大步朝楚夫人走去!

“你,你想干什么?”

素来软弱可欺的小白兔忽然变得凶神恶煞,楚夫人竟然有些害怕!

“你说我干什么?”凰歌冷冷一笑,左右开弓,啪啪啪地给了楚夫人十几个大耳刮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