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艳绝》王佩珑万显山小说免费试读

2020-05-30 21:01

《艳绝》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王佩珑万显山的小说是《艳绝》,本小说的作者是无隗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十四章挨揍做人不好太急功近利,万显山拿捏着分寸,还是完好无缺地把陈家的宝贝送还原处,即便他此刻非常十分之想把陈凤年拉去鸡猫狗地胡闹一番,好借此助长他吃喝玩乐,狂嫖滥赌的‘良好’习惯。但是不行,陈凤年...

《艳绝》 第十四章 挨揍 免费试读

第十四章挨揍

做人不好太急功近利,万显山拿捏着分寸,还是完好无缺地把陈家的宝贝送还原处,即便他此刻非常十分之想把陈凤年拉去鸡猫狗地胡闹一番,好借此助长他吃喝玩乐,狂嫖滥赌的‘良好’习惯。

但是不行,陈凤年白纸一张,他不能在染黑之前先把纸给折了,那样办事就算是不地道,有违他的宗旨。

回到自己家,万显山腿酸了——没有特殊原因,他坐着看了一天话剧,又陪着陈三哄他高兴,这会也不定是腿酸,也可以是脑壳酸。

他叫来阿大,让这小子给他端过来一碗剁的稀碎的葱花蛋汤,还有一碗鸡丝面当夜宵,顺便吩咐了一声,他晚上要人。

洪双喜应和着,仔细记下。

不出十五分钟,汤和面端到;

人稍微慢点,说要半个小时以后。

不光这样,他还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在万显山撩起面大吃特吃时放在桌上,献宝似地一并推过去,简短言之:“我怕黄老板出手太慢,提前把事情办好了。”

他说着就打开,里面是一根手指。

万显山把面咽下去,对着手指看了看,似乎有点不大满意。

他放下饭碗拿起盒子,紧跟着又皱起眉头:“不是一只手。”

“我猜戚老八那里大概是怕了,每次出去都带的人多,还溜得快,我们也不好把他的人全弄干净。”洪双喜不敢说这次是他莽撞失手了才导致一只手折半,只好半弯腰,待在一边低眉顺眼说着话,语速是很缓慢的,并且说的时候左脸颊上那一条长疤也随着面目抽动起来:“不过他们那边损失比我们大,兄弟们全须全尾不说,我还让他们趁机烧了另外三家铺子,一家皮货铺,两家茶室。”

“三家铺面,好,好。”万显山听完汇报就觉得气闷,又低头吃了两口,嗦了口汤,感觉这样吃才算是彻底饱了。

他拿起餐巾擦擦嘴,随手一扣,把剩下的蛋花汤和面一股脑全扣在洪双喜的头上。

身边两个随从一看,上去就是一脚。

洪双喜被踹的一动不敢动。

万显山不打算听他辩白,先要他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他吃饱喝足就上楼了,走的不急不缓,真是一点都不急。

两个打手身量和体积都非常高大,揍人一向是最有精力的,比如这时就先开始嘴上骂娘,一句一句损到根芯里,尽数往洪双喜身上招呼:“你厉害,你真他x厉害,黄老板那里都没说话倒要你来替我们老板先出头,**,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算老几!”

洪双喜被稀里哗啦浇了一头汤水,也不敢擦,只是甩掉眼睛鼻子上的蛋花,嘴里刚挤出一个我不敢,就被当胸一拳,整个人躬着身体倒在那里。

“你敢,你怎么不敢?”

打手最会看眼色,看老板搁下筷子一个人上楼,就知道这小子是坏了事,当即就挽起袖口,恶狠狠道:“我看你是把兄弟们都当瘟生?还是当老板老花眼了看不见?小畜生、做的事也小家败气,放着戚老八老窝不烧烧铺子,老板说现在要剁掉你一只手,你是不是也要讨价还价,啊?!”

“不是、不是......”洪双喜捂着脸要逃,可惜没逃掉,人家反手就给了他一耳光,后又提着他的头往茶几上狠撞了两下。

只有两下,他的脑中顿时一片星光,什么都没有了,嗡嗡的,可见已经被打的毫无反应。

不多时,鼻梁骨那里传来剧痛,嘴里更是漫开血腥味,似乎牙齿都有些松动。

他好痛,实在好痛,痛的要死。

洪双喜用膝盖强撑着半跪,依然想开口讨饶,可他力气不够了,实在是跪不住,干脆整个人都倒下去,死活爬不起来。

万显山在楼上看过两版报纸,上面的大小新闻都看了,又喝掉两盏清茶漱口,觉得时间刚刚好差不多,这才施施然从楼上下来。

下到一半,门房那边几下跑过来一个听差,说卢大公子到访,车子已经停到门口了。

万显山下楼的步子一顿,把听差挥走,转过身又走了上去。

卢明达的儿子,按照他的身份,自然不必亲自去迎。

不迎可以,但是见一见,总是要的。

卢大公子今天倒真是带着父亲的指令前来,本来应该更早点来,无奈他外头新近收的红粉胃口太大,成套地购入衣装不算,在明知他赶时间的情况下竟是不依不饶地缠着他要去某家珠宝店进行大选购,说什么都要里面那颗市值二十万的火油钻来充当门面,卢大公子深觉二十万买一颗钻实在是毫无意义,又被缠的忍无可忍,于是直接拿这颗钻当成了分手礼物,又反手给了该红粉一记大嘴巴,才得以顺利脱身。

有人一路把他引进万公馆,直上二楼,卢大公子见惯场面,见到正当中跪倒一个满脸挂血的男性也毫不吃惊,在他经过时那两个打手分别暂停下来,训练有素地朝他低一低头,表示尊重,直到他被引到万老板专门面见客人的书房时,底下拳打脚踢的声音才又重新开始。

卢朝宗进门,下意识便开始打量书房环境,看了一圈感觉万家的和自家的基本上大同小异,并不不凡之处,说白了他来之前心里其实有点紧张的,往日里只有耳闻,正经和万老八谈话乃是第一次,不过怕倒是什么好怕,卢督军虽然不在上海,可他儿子却在,万显山有权,他有兵,万显山纵然自称老大哥,他也不肯捏着鼻子做那个贤弟,反正地位恰好相当,二人大可以平起平坐,他又何必紧张。

他在自己家随性惯了,一看书桌前摆了茶几和沙发,就找了个宽敞的位置就坐下来,都没管别人;

他没看见万老板还站着,并且面色也有一瞬间变得不太好。

万显山本想开口请他安坐,不料卢大公子自己倒先坐了,一**下去直接截断了他那半句的话,这种感觉真是让人不太痛快,心说卢明达的儿子怎么这么没规矩,家里怎么教的?

“今天特意前来拜访,还希望万老板不要怪我卢某人唐突。”

卢朝宗不知自己坐的太快,在万老板心中已经形象大跌,还佯装客气了几下:“这么晚了,万老板看起来倒是精神好。”

万显山一摆手,不爱听他瞎掰,只说:“年纪不大,精神就好。”

卢朝宗又说:“听说万老板最近新收了南路的码头,真是恭喜啊。”

万显山点点头:“卢公子不要这么客气,这消息不是新近,半个月前就有,你喜的晚了。”

“没办法,万老板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要听消息都难。”

卢朝宗轻笑了一下:“倒是今天,闻名不如一见,我看我倒是要称呼万老板一声大哥了。”

还大哥,毛都没长齐就敢当面来谈,谁他妈是你大哥。

万显山听不得这种假模假式的客气,于是也不客气,说道:“卢公子要叫就叫,不过我这人克六亲,克一个死一个,倒是不敢再认一个新老弟。”

他这话调侃的有点过头了,卢朝宗听了倒也不恼,还是笑的很冷静:“幸亏万老板家里人都死得早。”

万显山听他语气,真有心亲自朝他那颗脑袋踹上一脚,可惜卢明达的独生儿子轻易踹不得,真踹死了后果很严重,讲不定他还得赔一个儿子给他。

于是他收回蠢蠢欲动的左腿,直接靠了一边沙发,翘起了二郎腿。

“有什么事,说。”

卢朝宗终于得到诉说机会,当即便开闸了。

在他的讲述中,万显山发觉自己被描绘成了一个善人,这当然不是说他本性多善,是根据卢明达本人的考量,认为他上海滩具有一定的实力与分量,虽是样样沾手五毒俱全,但胜在言而有信,他万显山的名号只要稍微拿出来放一放,是人都要卖他一个面子,这其中的利益链是无穷无尽的,当然,利益的再生需要强强联手,他们卢家愿意出资,届时只要万老板本人出面,想必不光是海路,金融业的生意也能逐步收入囊中,合计下来岂不美哉?

万显山真是被夸的受宠若惊,不过也仅是面上很惊,连连摆手:“实不相瞒,合资开银行一事我虽早有打算,但目前还尚在酝酿之中,卢督军的盛情我万显山心领,但行动上恕不能答应。”

卢朝宗的眼睛有点小,明明有点近视,还不去配眼镜,眯起来就有些老相。

他被拒绝了,但也并不意外,只是问:“万老板此话怎讲?”

讲什么,讲他看不起兵痞子发家的土胚跑他这里来蹭肉吃,还是讲他压根就没把卢明达的儿子放在眼里——如果今天卢明达亲自过来,那或许还有可能。

卢朝宗凭地浪费了许多口舌,骄矜脾气也是压了半天,感情万显山是油盐不进,是拿他的话当放屁,往沙发里一陷就是不动如山,刚才坐下来是什么样,他现在还是什么样,态度绝不是一般的敷衍。

“既然万老板觉得不合适,那就当我没说。”

已经气的脸色大变,还要特地起身走到万显山面前要当面告辞,果然年纪还是太轻,万显山闲闲地一抬头,就见卢朝宗两只鼻孔鼓的硕大,还有眯成一条缝的眼睛。

本来就是狐狸眼,再眯就没了。

万显山收回视线,随口应了声好,依旧是吊儿郎当的口吻:“慢走,不送。”

卢朝宗无功而返,还憋了一肚子气,出去又看见来时两个打手,地上趴着那个人简直被打成了血葫芦,头发都是潮湿的,飘出丝丝腥气。

嫌恶地皱了皱眉,他拔腿就走。

万显山本来还想在楼上消磨掉一点时间,随后却是想起楼下还有个阿大没处理,只好放下手里那本警世通言,又往下走。

别人狼狈一点,反倒显得他自己衣冠整洁,一袭长衫,大佬风范,怪不得现在叫他万老板的越来越少,叫万先生的越来越多,不是没有道理的。

万显山定定地站在跟前,凝视了好一阵阿大的惨状,觉得阿大难得被打这么惨,可能是他在楼上谈事情没注意时间,忘记吩咐了。

他闻到熟悉的鲜血气味,此刻终于是心平气和了,这才抬起脚,把地上的人踢的翻了个面,露出那张带血、丑陋的脸。

“好,做的蛮好。”万显山浑身戾气慢慢收敛,又弯低了腰,拍着直不起身的小弟肩膀唉声叹气,说的苦口婆心,近乎施恩一般的口气:“这样,你明天亲自去一趟,把手指头还给戚老八,跟他放低态度好好讲,就说再不把黄老板的生意让出来,这次手指可以还,但是下次头被砍掉,一切就都晚了。”

小说《艳绝》 第十四章 挨揍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