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我活了上万年

2020-05-31 12:05

来到北辰国际后,亦瑶一家人被小区里面的环境惊呆了。

她们没有想到北辰国际的环境这么好,简直就像公园一样。

小区里面的正中心是一个湖,湖的正中心是一个假山,假山四周种着芦苇,还有鸭子在湖里面游来游去。

湖边盖着凉亭,有老人和小孩在凉亭里面乘凉。

小区里面还划分出好几个区域,有健身区,里面安放着一些健身器材。

有游乐区,里面安放着小孩子玩的滑梯、沙坑、秋千等等。

有观赏区,里面种着各种珍贵花卉,四周安放着有靠背的长椅。

除此之外,小区还有相应的配套商业。

比如说室内游泳馆,室内篮球场等东西。

"林枫,这里面真漂亮真好!"

亦瑶压低声音对林枫说。

林枫点了点头,同样被这个小区的环境惊艳到了。

不一会儿,司机将车开进了车库。

进了别墅,亦瑶三人再次被别墅里面的装修惊到了。

家里面全部是用大理石镶嵌的,走在里面就像走在了宫殿里面。

不过林枫这次却觉得很一般。

他既住过秦皇汉武的宫殿,也住过唐宗宋祖的宫殿。

那些宫殿可比这栋别墅奢华多了。

"亦瑶小姐,您不请我们坐下吗?这可是您的家!"

张惊涛笑着调侃道。

"好好好!张总快坐!"

亦瑶如梦初醒,意识到这不是别人的家,而是自己的家。

大家坐下后,张惊涛给司机和秘书使了一个眼色,他们转过身去准备茶水了。

"林大师,我请人去交通部门调取了相关监控。您的东西的确被孔令奇偷走了!这是相关的监控!"

张惊涛一边说一边打开了他的手机。

林枫看到一个三十岁的男子进了自家的单元门。

十几分钟后,这个男子抱着一个手提袋从里面出来了。

男子随后开车在市区里面绕了几圈,回到了景德轩。

"这个男的是孔老头的儿子?"

"是的!他叫孔辉,是道上有名的土耗子,有十几个得力的手下,每一个都能独当一面。"

"难怪敢偷我的东西,原来也是有背景的人。"

土耗子指的就是盗墓贼。

这些人身手不凡,而且是亡命徒,比梁斌那些追债人厉害多了。

林枫在三国的时候就见过这种人,为首的正是曹操。

"林大师,虽说我和孔家父子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为了您我愿意赴汤蹈火!对了,我已经打探到了,孔家父子已经和省城的拍卖行联系上了,准备在那边销赃。"

张惊涛毕竟是道上的人,能打探到一些桌面下的消息。

"厉害呀,不到一天的时间,这老东西就找到销路了。"

"林大师请放心,我已经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他们了,他们只要从景德轩往外运货,我们就在半路把属于您的东西抢下来。"

"不!让他们运走!我们在拍卖会上做手脚,狠狠地坑他们一把!"

林枫想到了一个妙招。

"你顺便帮我搞一张拍卖会的门票,我进去看看!"

林枫也想去拍卖会见识见识,看看里面都卖什么。

"好的!"

"时间不早了,张总早点回去吧!"

"林大师,亦瑶小姐,今天晚上我在旁边的惠德居为两位定了一桌上好的酒席,还希望两位能赏光。"

张惊涛想通过喝酒拉近和林枫的关系。

"不了!我喜欢吃亦瑶的炒菜!等哪天咱们再聚吧!"

对于饭店里面的东西,林枫没有胃口。

"既然这样,那我就走了!"

张惊涛站起来,带着司机和秘书走了。

晚上为了犒劳林枫,亦瑶和她妈下厨给林枫烧了一大桌子好菜。

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林枫兴奋地搓了搓手:"有钱就是好,可以买到我们亦瑶的拿手好菜。"

"算你识货!"

亦瑶大大咧咧地坐在林枫旁边,给林枫扮了一个鬼脸。

"林枫,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我听说现在大学生可以领结婚证!"

亦瑶妈妈一边吃饭一边问。

餐桌旁的其他三人都愣住了,全部抬起头向亦瑶妈妈看去。

"妈!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和林枫只是朋友关系,怎么可能结婚!"

亦瑶第一个反应过来,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

其实此时此刻,亦瑶在心里面已经认同了林枫。

像林枫这样有钱有能力的男孩子可不多,更何况林枫还是那么的优秀。

优秀到连张惊涛这样的大佬都给林枫拍马屁。

同样年龄段中,整个双阳市恐怕也找不出像林枫这样优秀的男生了。

唯一可惜的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林枫好像并不想将她发展成红颜自己。

"不是吗?"

"当然了!我们只是哥们,对不对?林枫?"

亦瑶一边说一边将胳膊搭在了林枫的肩膀上,一副我们是兄弟的样子。

"对!"

林枫尴尬地笑了笑。

奇怪,之前不是讲清楚了吗?我们之间只是纯洁的朋友关系,亦瑶她妈为什么还要撮合我们?

"哦!原来这样啊!"

亦瑶妈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不过她心里面根本不相信林枫和亦瑶的鬼话。

吃完饭,大家又聊了一会儿全去睡觉了。

林枫自己一个屋,亦瑶和霜雅一个屋,妈妈一个屋。

原本别墅里面总共有六个卧室,大家可以一人一个卧室。

不过霜雅刚刚做完化疗,亦瑶有些不放心,就和霜雅挤到了一个卧室,方便照顾。

亦瑶半夜上完卫生间,走错了房间,进了林枫的屋。

她迷迷糊糊地撩开被子,将腿搭在了林枫的腿上,将胳膊压在了林枫的胸口上。

林枫从睡梦中醒来,看到亦瑶大开大合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野丫头!"

古时候淑女们睡觉,一定要侧着身子,尽量做到卧似一张弓的效果。

"喂喂喂!醒醒!醒醒!"

林枫弹了一下亦瑶的脑门。

"哎呦!"

亦瑶捂住额头睁开双眼。

当她看到林枫坐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就像受惊的兔子,"嗖"的一声从床上跳到地上。

亦瑶捂住开口很大的睡衣,指着林枫愤怒地说:"林枫,我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你怎么能半夜爬上我的床呢?"

林枫刚准备解释。

亦瑶接着说:"你实在憋不住和我说啊!我又不是不给你,至于这么偷偷摸摸的吗?"

嗯?

林枫愣住了,被亦瑶的后面一句话镇住了。

亦瑶也发现自己有点太不矜持了。

她干咳了一声,想了想说:"我的意思是说,咱们是兄弟,兄弟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

"亦瑶,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真的没有爬上你的床,是你爬上了我的床,你好好看看,这个卧室是你的卧室?还是我的卧室?"

亦瑶转过头看了一下卧室里面的装饰。

这个卧室的确不是她的卧室。

亦瑶的脸在瞬间一片通红,就像熟透的樱桃一样。

"不好意思啊!再见!"

亦瑶逃也似的冲出了林枫的房间,同时在心里面嘶声大吼:太丢人了!太丢人了!我淑女的形象在林枫面前完全坍塌了。

当亦瑶准备开门进她卧室的时候,她发现姐姐站在门口正看着她。

还有妈妈也站在另一个卧室的门口看着她。

这……

亦瑶愣住了,她肯定会被误会。

"姐,妈,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我和林枫是清白的,比小葱拌豆腐都清白!"

亦瑶赶快解释。

霜雅和妈妈的额头上同时冒出一串小字:我信你个鬼!头发凌乱,面色通红,衣衫不整,一看就知道刚办完好事。

"快进来吧!小心着凉!"

霜雅将亦瑶拉进了房间,她不想让亦瑶太尴尬。

"妈,你也快点睡吧!"

霜雅和她妈打了一声招呼关上了房门。

躺在床上,亦瑶抱住霜雅:"姐,我刚才上完卫生间走错门了,我和林枫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我怎么从来没有走错过?"

"真是服了!不相信算了!"

亦瑶松开霜雅,转过身背对着霜雅。

她有点生气了。

"亦瑶,林枫的确很优秀,不过女孩子还是要矜持一点,不要太随便了,那样会让男生看不起的!"

霜雅将胳膊搭在亦瑶的身上,苦口婆心地说。

"哎呀!好烦啊!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亦瑶捂住了耳朵,不想再听霜雅的逆耳忠言。

看到亦瑶的样子,霜雅在心里面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亦瑶和妈妈在厨房准备早餐。

霜雅来到客厅,坐到了林枫身边:"林枫,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说!"

林枫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着电视。

他发现现代生活比古代好多了,有电视看,有游戏玩,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其他活动。

古代除了赋诗装比,就是下棋赌博。

特别是到了晚上,除了叮叮当当造小人外,根本没有任何娱乐项目。

"以后一定要对亦瑶好点。我不想她步入我妈的后尘!"

"好的,没问题。等一等,你的意思是我们已经这个了?"

林枫先是一口答应了,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做了一个"啪啪"的手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