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他的爱太犯规池暮薄容衍免费章节

2020-06-01 12:01

他的爱太犯规

推荐指数:10分

精品好书《他的爱太犯规》由著名作者南荨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池暮薄容衍,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她深爱他五年,却被他亲手送上他傻子叔叔的床,亲手将她送进精神病院,毁了她的容,破了她的嗓。她给了他最极致的爱,他却给了她最刺骨的痛。后来,她不爱他了,他却为了她,丢了半条命。

《他的爱太犯规》 第12章 今天是薄梓安的忌日 免费试读

“不要!”

池暮拼尽全力想要挣开他,他却冷笑着将她的腿踢开,嘲讽道:“现在知道装矜持了?当初求着我上你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有今天?”

他揪着她的头发,一下比一下狠的撞击着她,眼底寒冷如冰。

“池暮,你这辈子都别想嫁给别人!”

“你生是薄家的人,死是薄家的鬼,你得为薄梓安守一辈子活寡!”

她死死咬唇承受着他的撞击,眼泪悄然无息的流了下来。

五年了,他折磨了她整整五年了,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她?

薄容衍,这五年,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沈司深推门进来时,池暮瘫坐在地上,死死抱住自己的身体,浑身都在发抖。

他抬起矜贵的眼眸看向正在整理衣物的薄容衍,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薄容衍却指了指散落满地的钞票,冷笑道:“不好意思,我付钱了。”

言外之意,便是池暮只是个陪睡的小姐,只要给钱,谁都能上。

沈司深也没生气,而是抬眸看向他,嘲讽道:“真没想到,薄总还好这一口。”

“用惯了好的,偶尔也想试试地摊货。”他系好领带,似笑非笑道,“沈二少不也这样吗?”

“在我眼里,池暮可不是地摊货。”沈司深瞥了池暮一眼,微笑道,“她可比池梦舒矜贵多了。”

听到池梦舒的名字,薄容衍的眼眸,明显暗了几分。

沈司深一步步的走进她,压低嗓音道:“薄总,你既然决定要娶池梦舒了,就别来招惹池暮了,小心赔了夫人又折兵。”

“再说了,如今池暮是我的女人,你再敢碰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呵呵。”听到他的话,薄容衍却满脸嘲讽的笑了起来,“沈司深,你为什么娶池暮,你自己心里清楚,放心,过不了多久,她就会乖乖爬回我身边的。”

话音落,他自信的瞥了池暮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池暮蜷缩在角落里,浑身都在发抖。

可她做梦也没想到,今晚的薄容衍,居然一语成谶。

许久之后,沈司深缓缓走到她身边,将外套脱下披在她肩上,轻声道:“好了,外面人都散了,我送你回家吧。”

池暮这才抬眸看向他,呵呵一笑道:“沈司深,你还愿意娶我吗?”

“为什么不愿意呢?”他伸手温柔的帮她理了理散落下来的长发,勾唇笑笑道,“放心,我会保护好你,不会再让薄容衍欺负你了。”

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那一瞬间,池暮挺感动的。

她吸了吸鼻子,忽然很想哭。

五年了,他是第一个说想要保护她的人。

如果不是后来知道了他想娶她的真正原因,或许,她会爱上这个唯一愿意庇佑她的男人吧。

……

在沈司深的帮助下,池暮终于得到了顾凉川的手术费。

手术前一天,池暮来到了顾凉川的病房里,看着躺在病床上眉目硬朗的男人,她一个月来压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顾凉川是苏歆瑶的男朋友,而苏歆瑶,是这五年在精神病院里,唯一愿意帮助她的人。

池暮记得,初见苏歆瑶那天,她被薄容衍派去的人关在小黑屋里,饿了她整整三天,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被活活饿死时,苏歆瑶带着面包和水,救了她一命。

苏歆瑶是精神病院的护士,知道池暮没疯后,对她很关照,如果没有苏歆瑶,她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后来她能逃出来,也多亏了苏歆瑶的帮助。

而苏歆瑶唯一的牵挂,就是瘫痪的顾凉川。

所以,她必须照顾好顾凉川。

等顾凉川好了,就能去接苏歆瑶了,她和苏歆瑶,也能见面了。

想着,池暮的脸上,久违的露出了笑容。

她常年生活在黑暗里,已经快忘记怎么笑了,而苏歆瑶,是她昏暗的世界里唯一的温暖。

池暮在疗养院里待到很晚,才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了家里。

没想到的是,薄容衍居然来了。

这一个月,为了不被薄家和池家发现,她在老城区租了一间很小的房子,她以为她将自己隐藏得很好,没想到还是轻易被他找到了。

她吓得往后缩了缩,他却伸手接过她手里的钥匙,打开了大门。

老旧简陋的房子,和他矜贵儒雅的气质格格不入。

他却径直走了进去,在破旧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他略显烦躁的扯了扯领带,睥睨了她一眼,淡淡道:“池暮,我饿了。”

“哦。”她点点头,走进厨房煮了一碗速冻饺子,端在他面前。

看着他微皱的眉头,她耸肩道:“我这里只有这个,薄先生想吃好的,应该去找池梦舒。”

他没说话,而是拿起筷子,夹了一个饺子放在嘴巴里,轻轻咀嚼,吞咽。

鹅黄色的灯光很温柔,衬得他那张英俊儒雅的脸,更令人恍惚。

五年过去了,他还是一点都没变,五官依旧俊美到无暇,那双深如古井的眸子,依旧那般冷漠又疏远,却如此让人痴迷。

池暮盯着这张五年来无数次出现在她梦里的俊脸,感觉这一切,就像做梦一样。

她从未想过,她居然还有机会,面对面和他坐在一起吃饭。

如此和谐,如此安静。

薄容衍却忽然抬眸看向她,压低嗓音道:“池暮,你还记得吗?今天是薄梓安的忌日。”

什么?

池暮握住杯子的手微微一颤,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所以,他想干什么?

推荐阅读: